2017年1月24日 星期二

Tap The Ale Project:邪惡的黃金薯條



早前在窮L飯局認識了政治立場相近,樣貌娟好但已為人婦,從事藝術工作的真文青Y,上個月同檯食飯,赫見她鬼鬼祟祟,在檯底拿瓶健力士出來飲。

(我鐘意飲健力士㗎!)Y說。

喜歡喝健力士的女生,骨子裡應該幾豪邁。

(唔好成日飲健力士喇,約妳happy hour,帶妳飲精釀啤啦。)我打蛇隨棍上。

某個周五晚上,我們在旺角黑布街的Tap The Ale Project再見。

2017年1月23日 星期一

帝京軒:團年愛撈起



身為飲食部落客兼專欄作家,挨年近晚是最忙的時間,我說的,是肚皮。

除了與家人,朋友團年之外,還有各大酒店公關約食飯,以答謝過往一年的支持,像這天中午,應帝京酒店之邀,在帝京軒吃一餐團年飯。

上次在此吃過大閘蟹宴,不久,便傳出太湖大閘蟹受污染的消息,為保險之計,酒店即時腰斬大閘蟹推廣。本來寫好的文章,最終未能出街,心有愧。

2017年1月22日 星期日

UberEATS的三多雞髀



三多的雞髀,由大埔的小店開始,發展到在其他區連開分店,可說是一個飲食界的奇跡。

上星期我在UberEATS的文章提到,三多成為UberEATS最熱門的食店,很多朋友試過憑它來叫三多的炸髀,雖然運送需時,但風味不減。

為了美味的炸雞髀,等多一會,付多一點也在所不惜,包括$20服務費。

這天公司飯堂的餸菜繼續不合我口味,唯有投靠UberEATS,不如,叫隻雞髀咬下?

2017年1月21日 星期六

GAGAHOHO 家家戶戶:善良的韓國料理



早前路過金巴利街,見到有間韓國料理門外,貼上部隊鍋的介紹,寫明是傳說部隊鍋,我心想:(部隊鍋有幾撚傳說?)

哈韓的年青人,一窩蜂走去吃炸雞,部隊鍋,後者明明是韓國垃圾食物,正所謂物離鄉貴,賣到二百多元一鍋,班哈韓男女依然照食可也,總之韓國人放篤屁都特別香,恕我不懂欣賞。

同一條街,有間走傳統路線的家家戶戶,風頭明顯不及那些新派韓國料理,但長做長有,踏入今年已經是第八年。

2017年1月20日 星期五

洲際酒店大堂酒廊:霧裡霧裡的余均益歲月



上年join了ICHK(洲際酒店餐飲會藉),差不多去勻酒店內所有餐廳,唯獨是Lobby Lounge。

也許是曾經留下過甜蜜回憶,重遊舊地恐怕觸景傷情。

當然,只是說說笑,所有悲傷一早放下,現今舊事重提,份屬笑話一則。

闊別差不多七年,再次坐在開揚的落地大玻璃前,遙望著濃霧飄飄的維港,與數位朋友來歡樂時光。

2017年1月19日 星期四

隠家拉麵工場:五周年之屋台懷石沾麵



五年前,拉麵陳Meter Chan離開了自己創立的豚王,走到去有劣食天堂之稱的西九龍中心,與明將壽司同一屋簷下,開設全港第一間沾麵專門店 - 隠家拉麵工場,此舉可說是前無古人。

當時,我在試業頭兩日慕名而來,是我的沾麵初體驗,感覺真的不錯。後來隠家成為了人氣熱店,直到今天,每逢晚市,店外依然有不少人等候入座。

五年之間,拉麵陳的發展,相信不用再花太多時間去解釋,我真心喜歡混亂拉麵的二郎系,俺之沾麵有青出於藍之勢,鰹の一滴直頭心思思想再去多次,只是我沒有時間。海老名去過一次,印象不錯,宗像屋的海鮮丼,我曾在自己的報章專欄上大讚,可是與鰹の一滴的情況一樣,沒有時間再去。

隠家,在初訪的數個月後再來一次,就是帶當時的女朋友來吃沾麵。自此,一別四年多,於隠家五周年之際,終於再踏足西九龍中心蘋果商場。

今次目的,是試其五周年限定,屋台懷石沾麵。

2017年1月18日 星期三

燈神飯局之吃掉一頭濟州牛




上兩個星期有幸受蕭若元先生之邀請,與數位城中猛人在灣仔的阿里朗飯局,享受了一頓豐富的全韓牛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