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4月22日 星期日

倫敦:Borough Market再度蠔情



口口聲聲說倫敦Borough Market,已經被遊客化。(很多人對遊客化這三個字,是比較負面來待之)

身體始終是很誠實,只要有時間,便會抽空一遊,目的,為了即開的新鮮生蠔。

十多年前首訪時,已對當時的英格蘭生蠔念念不忘,重點是價錢非常便宜,不到1鎊便有一隻,還有燒帶子,同樣令人回味。

結果,慢慢成為一種,每次來到倫敦,必定來簽香油的約定俗成。

利物浦:Merseyside Derby後的Tapas@Neon Jamon



對於愛華頓/利物浦球迷來說,現場看馬西塞特郡打比,是死前要做的事之一。

捧了拖肥(愛華頓別稱)超過三十年,終於有機會一嚐心願。今次的旅程,本來以西班牙巴塞隆拿作首站,然後直接在當地乘坐廉航到利物浦,但是公司人手問題,我要求的假期,只能給我清明節之後的日子。

結果,只能齋去英格蘭,而這段期間,撞正打比大戰。愛華頓主場的門票一向不算太難買,只要你買了球會的會籍,便可優先購票。不過打比戰除外,在開放給公眾發售之前,所有門票已sold out。最終還是要投靠Stubhub,價格是正價的一倍,而且,我要兩張成人門票,更貴。

千里迢迢來到利物浦,終於再與他見面,一個由香港過來,一個在倫敦坐兩個多小時火車。

2018年4月19日 星期四

曼徹斯特:曼聯名宿的餐廳@Rosso Restaurant & Bar



曼徹斯特最為人知的,莫過於足球與音樂。該市有兩隊英超班霸,相信也不用多作介紹。上世紀七十年代中開始,曼市孕育出不少著名樂隊,隨口也說得出Joy Division、Happy Mondays、The Smith、The Stone Roses、當然最受人熟悉的,一定是OASIS。

這次純屬路過,只在曼市停留一晚,饞嘴的我,自然不放過到訪當地的高級餐廳機會。

由Piccadilly行到去OASIS主音Liam的時裝牌子 - Pretty Green的店,我差點在此跌錢,幸好理智戰勝慾望,我不想加重行李負擔,反正倫敦也有分店。

對面的意大利餐廳 - Rosso,才是我這個中午的目標。

為何我揀中它?因為該餐廳的老闆,是前曼聯/英格蘭國家隊後衛,里奧費甸南。

曼聯迷朋友C先生,年前曾慕名而來,最終吃閉門羹,他說一定要訂位。

出發前先在Opentable app留名,一位沒難度,準時十二點到達餐廳,我成為當日第一個客人。

2018年4月18日 星期三

Dining at Murasaki:Simon Rogan設計餐單重現




今年三月中某個星期五晚上,有幸成為銅鑼灣西日料理 - Dining at Murasaki的其中一名座上客,全因是英國著名大廚Simon Rogan,在這段時間擔任餐廳的客席廚師,當晚試了不少由他設計的菜式,由頭盤的南瓜葉 Pumpkin Leaf開始,到主菜的Dry Aged Duck,驚喜一浪接一浪,拍案叫絕。

錯過了三月的盛宴,現今有機會可以重溫,由即日起至今年五月六號,餐廳將會在當時的十一道菜的餐單裡面,挑選五道菜來作限時推廣的餐單,每位價錢為$1280,另加一服務費。

2018年4月17日 星期二

曼徹斯特:Unknown Pleasure@Burger & Lobster



最近幾次去倫敦,總不能走出Burger & Lobster的五指山,不過,我最想去的一間分店,並非在首都裡面。

猶記得上年四月,我與友人M先生在利物浦,觀看愛華頓主場對車路士的球賽,同一日,公關朋友H小姐,本來與她的男友身處曼徹斯特,坐在奧脫福的一角,看著紅魔鬼對史篤城。

出發前,我說不如完場之後,即刻坐火車過來曼市,一起到Burge & Lobster食餐飯。結果,她的工作突然有變動,最後要延期出發,以上的約會,淪為空談。

為何我特別想來這間分店?當你看看餐廳開放式廚房上面的霓虹燈,你或會明白我的意思。

2018年4月16日 星期一

曼徹斯特:剛到埗的English Breakfast@Linda's Pantry



今次去英國,乘坐某中東三寶航空公司的航班,由香港到曼徹斯特,皆因我先去利物浦看球賽。

一大清早便到埗,八點半左右已經到達市中心,先把行李放在酒店,再去附近的TK MAXX買些東西,再找地方吃個早餐。

拿著手機,問問谷歌大神:(曼徹斯特邊度食早餐好。)

得出來的結果,加上我身處Picadilly站,Linda's Pantry,不二之選。

在Trip Advisor裡面,整個曼徹斯特餐廳的排行榜,它排12位。就在Picadilly火車站旁邊,步行數分鐘便到。

2018年4月15日 星期日

倫敦:窮L瞓床位@Generator Hostel



這間位於Russell Square站附近的Generator Hostel,我在二十多歲之時已經住過,轉眼間又十多年,由以前的年青到今天的大叔,去到倫敦依然住Hostel。

今次在倫敦停了四晚,有兩晚就住在這裡。

晚上由利物浦坐火車南下,接近凌晨時份到達,拿著行李,不如揀一間近近地,而且價錢又要便宜的住宿,最終,選了這間闊別十多年的Hostel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