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0月30日 星期日

自助山:自助精兵制



工作繁忙之故,超過半年沒過澳門,難得澳門雜誌社的朋友們,過來香港做採訪,問我有沒有空出來吃餐飯?既然時間許可,實在沒推卻邀請之理。朋友,始終要見面的。

可是與Wine and Dine開幕日撞到正一正,本來不是大問題,因為我計劃走兩場。

人生總會存在著不少驚喜,準備由會場離開之際,竟然給我遇上好友小寶,正在場內工作。

我即刻text朋友:(我要遲啲先嚟,你哋開始先!)

最後,晚上八點多乘坐的士,直奔灣仔合和中心的自助山

2016年10月29日 星期六

錫記招牌雲吞:雲吞麵的背影



業餘部落客/專欄作家的生涯,只有一個字:忙。

飯局檔期排得密密麻麻,由下班至飯局中間的時段,大多用來寫文,只要有WIFI的地方,就有我。

今次下班先到老地方作photo shooting,順便坐下喝兩杯,寫篇文,晚上才到文化中心看話劇。

喝過兩杯,吃了點薯片,微醺之狀態下,仍有點餓,在話劇開場前吃點東西,方為上策。

一個人在尖沙咀,不想吃得太貴,還可以吃甚麼?

德發牛丸?太晚了。

蘭芳園?吓?

老麥?你無L嘢下話?

路過宜昌街的錫記雲吞麵食,原來我一直沒有來過。

2016年10月28日 星期五

台北:與美食家一起上樓看看@Arthere Café



每次去台北,短短三天超濃縮,想約台北朋友見面,也難。

早年經常港台兩邊走的友人F先生,經常說在台北的生活,還忙過在香港,晚晚飲酒宵夜到黎明時份,第二天就要早起床。

以前,我覺得他在晒命,今天,我終於明白了。

這天相約台北美食家朋友E小姐見面,只能在下午茶時間。為了遷就她在信義區,便上網看看這一帶有甚麼咖啡館。

谷歌大神給我一個答案:上樓看看

速報:Wine and Dine Festival 2016



整整六年沒有去過,一年一度的Wine and Dine,是每年十月尾的城中盛事,無論懂酒不懂酒,在同一屋簷下,放肆地享受美酒美食,不分你我,很有嘉年華的感覺。

正因如此,每次見到人山人海的場面,興致減退了大半,不如,我留力下月初的Wine and Spirits?

托相識差不多二十年的老友C的鴻福,給我一張VIP pass,得以在開幕之前避過人潮,在VIP s時段進場,真的無言感激。

2016年10月26日 星期三

翡翠江南:十五周年的變革



來自新加坡的飲食品牌,翡翠拉麵小籠包,轉眼間已經在香港度過十五個寒暑,由最初的太古城店開始光顧,後來在時代廣場地庫分店,留下過一點點回憶,在此不贅。

位於灣仔大有商場的分店,月前改名為翡翠江南,小籠包及蘿蔔絲酥餅等菜單上的招牌菜依然是主角,但今次的變革,還加入了不少江南地區的菜式。

2016年10月25日 星期二

Piccolo Pizzeria & Bar:五年之約



五年,既不長亦不短的時間,人事早已幾番新,昔日卿卿我我,今日有你無我,生日也不會互相問候,結婚亦選擇視而不見,總之一切與我無關。

帶有新加坡背景的薄餅店,Piccolo Pizzeria & Bar,五年前在西環爹核士街開店,以備長炭烤出令人垂涎三呎的薄餅,惹來食客們口碑載道。不久,在大坑開分店,後來更擴充至灣仔,中環。

五年後,只剩下兩間分店,西環店依然屹立不倒。

這天中午,我真的享盡艷福,與數位女性朋友,來到西環店午飯,榮莫大焉。

2016年10月23日 星期日

美心MX海南雞飯:只看水牌就已經信心十足?誰說的?



個人對美心MX的評價,只有焗豬扒飯比較可取。

沒錯,偶然也會想不到吃甚麼,一個人就來吃個焗豬扒飯,加個羅宋湯,尤其是紅蘋果街市熟食中心,賣焗豬扒飯賣到街坊們讚好的和記,早在年前結業。別無選擇,好醜都係肉啦。

你可以說:(既然無得食,不如唔好食。)

人,總是犯賤的,想吃就吃。

附近的美心MX閉門裝修數月後重開,連同美心香港地上場。好聽一點叫全新面貌,難聽一點,面目全非。

門外的水牌,正是海南雞飯。

2016年10月22日 星期六

台北:周五晚上的一口火腿@葵.豚酒館



心裡面有條偽命題:假若某天台北再沒有酒精,生活會怎樣?

徙氣!作為一名酒徒,無論去到世界各地,都要飲酒!

只是台北與香港的距離,這麼近,又好像那麼遠。為何台北是威士忌天堂,我們要捱貴酒稅?

與D先生在居酒屋飲飽食醉,再過隔離的精釀啤酒吧。。

D:(帶你我屋企附近的酒館,食風乾火腿,好正!)

由他帶路,坐小黃到青田街附近。

我:(是找張孝全與隋棠嗎?)

對於這條街的印象,不就是電影青田街一號嗎?

D先生指著這間小酒館說:(喺呢度喇。)

葵.豚酒館,顧名思義,掛豬頭當然賣豬肉。

2016年10月21日 星期五

築地.山貴水產市場:試業期間的水產



築地.山貴水產市場進駐灣仔碼頭,可能是本年度飲食圈最矚目的大事件之一。

你說米芝蓮星級大廚來香港開店,或者在某餐廳作客席廚師的消息,也不及築地山貴的震撼,始終前者不及後者般貼地。

尤其是大多港人,崇日多過崇洋,每當日本過江龍進軍香港,還不是爭先恐後排餐死?

十。一那天公眾假期,收到公關之邀請,希望我來參觀一下,須知道,在預計之內會成為熱潮,快人一步報導肯定有sound bite。最可惜,當天我要上班!!

相隔個多星期,公關再次開放水產予傳媒參觀,有關當天的報導,希望會在這兩個星期之內,於小弟在都市日報的專欄上刊登。

日前在君悅酒店,出席某威士忌午餐會後,距離晚飯時段,還有數小時空檔,不如,到正在試業的築地。山貴水產市場碰運氣?

事先沒有預訂,幸而在平日的下午茶時段,因客人不多而成功walk in。

2016年10月20日 星期四

Cocotte:樓梯間的法國風情



串連着歌賦街與荷李活道中間的樓梯,從來都有種自成一閣的特質,樓梯下的大牌檔,踢毽的男子,與善慶街、美輪街的咖啡館及餐廳,構成一幅屬於SOHO的風情畫。

中午時段很爆場的Cocotte,眼見有不少法國人光顧,同聲同氣,得知餐廳大廚剛推出了一些新菜式,便捨Set Lunch取A La Carte,頭盤Quinoa Salad以番茄、青瓜、牛油果等材料拼合一起,爽朗可人輕易地令我留下良好印象。

2016年10月19日 星期三

桃里:秋季的河鮮美饌



不少朋友很喜歡吃海鮮,但一聽到河鮮兩個字,即刻皺眉頭。他們對河鮮的印象就是那一陣惹人討厭的泥味,論魚肉的味道,亦不及海鮮好。我只覺得,他們一開始吃了劣質河鮮,得出個壞印象,自此敬而遠之,在美食的路途上,錯過了很多精采的畫面。

2016年10月18日 星期二

潮庭:星潮尋味十月天



三個月前才受到美心之邀請,品嚐當時推出不久的懷舊菜式。今天,輪到集團旗下的潮庭,與潮江春的潮州酒家,來個新加坡菜與潮州菜通婚,星潮尋味的推廣,直至今年十一月尾。

這晚博客盛宴,在尖沙咀潮庭擺兩圍。

以前美心中菜一向被認定不過不失,不太好但不太差的代表,近年的情況開始改善,定期推出一些推廣,不同菜系的聯乘非首次。但是今個星潮尋味,隆重其事請來新加坡中廚協會會長,張偉忠師傅,與美心中菜(外省菜與潮州菜)的總廚,簡師傅雙劍合璧,劍尖指向餐桌上。

2016年10月17日 星期一

台北:人有三急新發現@Poffertjes Cafe荷蘭小鬆餅



回到今年熱到出煙的五月天。

與友人C先生,在這間鄰近大稻埕碼頭的Poffertjes Cafe荷蘭小鬆餅吃早餐,其實是無心插柳。

當天早上擬定的行程,由捷運雙連站,步行到大稻埕一帶遊覽,中午才會合另一位朋友吃牛肉麵。路過寧夏夜市附近的某檔口,見到有麻醬涼麵,饞嘴之下買了一盒,邊行邊吃,不亦樂乎。。。

Fujiyama Mama:山外有山



上世紀八十年代是香港的黃金時代,與此同時,日本文化正在起飛,日資百貨公司陸續進軍香港,日本歌影視偶像風行一時,連帶近藤真彥的髮型,中森明菜的打扮,都成為了當時年輕人的模仿對象。

2016年10月16日 星期日

台北:NT2000的午市Omakase@平淡天真てんまさ鮨处



每次來到台北,盡可能抽一個中午,到訪城中的高級壽司店。

上次的Ardbeg night之行,因時間太過緊逼,最終沒有吃過一件壽司。今次的台北Whisky Live三天遊,自由活動時間較多,不過,去那一間好呢?

想起友人L小姐,早前在台北到訪過的壽司店,其名字挺有趣:平淡天真

2016年10月15日 星期六

Roundhouse - Chicken + Beer:期待的人,迷人的夜,還有啤酒與炸雞



承接上文。。

SKYE晚飯後,回家不久,收到阿水的私訊:

(十月十號見。)

第二天,我whatsapp小寶:(我約咗妳師妹在雙十節飲酒食飯,有無興趣?)

小寶:(未答到你住,當我唔去先。)

我:(唔緊要,其實係好casual,你去就whatsapp我啦。)

相隔一星期,收到小寶的訊息:(果日我OK,你哋會去邊?)

本來計劃去大坑的Second Draft,原來逢周一休息,最後,地點改為灣仔廈門街的Roundhouse - Chicken + Beer

2016年10月14日 星期五

SKYE:阿水,nice to see you again



半年前,與阿水在哥本哈根道別後,半年後,我們在柏寧酒店頂樓,剛重新開業不久,由RIVA變成SKYE,再續前緣。

搖身一變成為型格,時尚的氣息的酒店最高層,踏進暗黑情調的飯廳,與阿水打個招呼,寒喧一番。

水:(呢度啲雞尾酒唔錯,不如先飲杯?)

2016年10月13日 星期四

8度餐廳 Café 8 Degrees:土瓜灣之友自助餐,折合不用$420一個人



身為一個土瓜灣之友,區內的8度海逸酒店,由開業至今,只曾光顧過一次,當然是吃自助餐啦。

記得是與一大班朋友前來,其中一位手持傲雲峰住客証,得以有折扣優惠,沒記錯的話,每人大約三百多一點。

價錢雖便宜,但是食物質素不過爾爾,那時我在開飯網,只給他們一個OK臉。

事隔數年再訪,由以前的朋友們,變成一個在機場認識,後來齊齊回歸九龍的CS,與另一位土瓜灣之友的CC,來個三人自助晚餐。

由今個月開始,自助餐的主題為Taste of the Sea,當中包括龍蝦,即開生蠔等海鮮。還有即煎鵝肝,和牛刺身。撇除其他熱盤冷盤不計,以上幾款食材來孭飛的自助餐,你估幾多錢一位?

2016年10月12日 星期三

寿司源:元朗江戶前壽司新勢力



數年前初次在元朗吃壽司,左一拳右一拳,我們在田中受一拳,那一段劣食但甜蜜的回憶,早已化成婚紗背後的悲愴。

拳頭壽司 - 是元朗的代表作,每次想吃拳頭壽司就想起元朗。直至兩年多前,壽司之神在區內開業,走高級江戶前路線,打破多年拳來拳往的悶局。

一年之後,其中一位師傅Cupid,在不遠處另起爐灶,開設鮨文,小弟光顧過兩次,物超所值,後來更成為了另一個飲食界神話,每天的午市與晚市皆坐無虛席。聽說周末的午市,要提早一個月以上訂位呢。

上個月,另一位師傅由壽司之神出走,在區內自立門戶,他的名字叫言師傅。於青山公路裡面的水車館街,開設寿司源

本來上星期的放假日前夕,致電訂之後一天的午餐。(平日)可惜早已爆滿,最快要後日。

我在電話對經理說:(不如訂下個星期吧。)

這天中午搭正十二時,抱著期待的心情,踏進寿司源大門。

2016年10月11日 星期二

香宮:氣質女生與大叔的浪漫



人總會是偏心的,尤其是對著與我有交情的人。

像我經常掛在口邊,任職酒店公關的尖東桂綸鎂,是其中之一。

我們的關係有點特別,就是只限於九龍香格里拉酒店,單是旗下的米芝蓮二星級食肆香宮,已經與她一起吃過不知多少次。

十月尾酒店將會推出國際美食節,香宮的總廚莫傑強師傅,是其中一間有份參加這次美食節的名廚。

2016年10月10日 星期一

台北:地道早餐在大稻埕慈聖宮



前一晚在台北連走四場,吃罷日式串燒再過隔離精釀啤酒吧,然後再跳上小黃,直奔青田街附近的小酒館,最後,以私竇的雞尾酒,與Brit pop音樂作終結。

臨走之前,D先生提醒我:(聽日早啲起身!)

雖然喝得很多,第二朝依然不用鬧鐘也自然醒,即刻收到D先生的留言:(我啱啱跑完步!)

這天,我們先在捷運大橋頭站集合,再向著大稻埕的慈聖宮進發。

數年前看過葉怡蘭新假期裡面的介紹,早已寫進我的筆記簿裡面,來到台北,一定要感受廟前的早餐。

2016年10月9日 星期日

大公館:太湖家居蟹晚宴



上個月尾為了台北的Whisky Live,專程飛過去三天,本來預計下班後即刻出機場,乘坐夜機到台北。然後在活動完結後的第二日早上回港,下機即刻拖行李回公司,一來回程坐早機的價格較便宜,二來無須浪費假期,每一分每一秒皆計算到好盡。

當我準備訂機票之時,收到公關M的訊息,說有一場飯局,很想我去。

看看時間,唔。。。。當日是我預計由台北回港的一天,晚上當班。

如果我應約,就要在活動完結當晚,即刻坐夜機回來,第二天當早更,下班後出席飯局。

(嗱,呢次真係為咗呢餐,要改行程。)

這一餐有甚麼吸引了,令我提早回港?

就是大閘蟹,晚宴地點在荔枝角D2的高級中菜廳,大公館

2016年10月7日 星期五

新滬坊:會展的上海風味



在多間會展餐廳之中,有部分我已先後到訪過數次,惟獨未去過主打上海菜的新滬坊。不知道是甚麼原因,總之與它欠缺一點緣分。

2016年10月6日 星期四

Snkrholic:波鞋迷地帶



少年時代幾經辛苦才儲到錢買一對NBA球星腳下的波鞋,而Jordan系列更是不少波鞋迷心目中的夢幻精品。自佐敦退役後,已很少留意NBA的消息,但至少我知道今年NBA Final騎士來個大逆轉,最後反勝勇士,踏進這間位於旺角煙廠街,以籃球鞋為主題的Snkrholic餐廳時,電視剛好正播着這場大戰,勾起不少回憶。

2016年10月5日 星期三

豊洲水産海鮮丼専門店:十月日本水產熱潮,由吞拿魚腩,海膽丼開始



十月,秋意漸濃,除了秋風起,還有一鼓海鮮風,正在蓄勢待發。

備受矚目的灣仔碼頭水產市場,小弟將會在日內作個開業前的採訪,請密切留意。

今次,先帶大家到銅鑼灣謝斐道,上月尾試業已經逼爆,十月一日才正式開業,來自日本築地的豊洲水産海鮮丼専門店

同一條街的不遠處,剛開了一間名字相近的海鮮丼店,不過兩者並沒有任何關係。

有關其背景不多說了,網上已經有若干資料可供參考,亦有人質疑在築地裡面,根本沒有豊洲水産,是真是假,留待大家去定奪。

我就比較實際一點,來吃個海鮮丼而已,頂替了以前Hikari位置的豊洲水産海鮮丼専門店,臨近黃昏的五點半,店外已經排了超過二十人!

2016年10月4日 星期二

Brass Spoon:永遠等待越式牛肉粉



灣仔月街,主打越式牛肉粉的Brass Spoon,早已放在我口袋裡多時,一直想去,始終未能成事。

有一次周六中午路過,門外排隊的人龍,轉到去差不多到日街。

有一次平日下午七時經過,已經關門,原來不做晚市。

這天放假,本來想吃壽司,可惜心目中的三間壽司店,不是沒有位,就是沒有吧檯,恕我執著,如果去壽司店不坐吧檯的話,那就沒癮了。

心血來潮,便來吃碗牛肉粉,中午十二點半來到,驚見排隊的人龍,長到轉彎。

2016年10月3日 星期一

台北:大眾立吞酒場的Happy Friday




每次來台北,例必與在當地工作的友人D先生見面。反而,我們在香港的時候,很少相聚。

我倆在大安捷運站會合,他先帶我去吃鳳爪。估不到在一間麻辣火鍋店裡面,吃到平生最好吃的鳳爪。

然後截停路過的小黃,我問D先生:(今次你會帶我去邊?)

D:(包你話正!)

不久,小黃駛到去市民大道,與復興南路交界,D先生說:(就喺呢度。)

大眾立吞酒場,星期五的晚上,店外人頭擁擁,好不容易,找到兩個位。

2016年10月2日 星期日

金山海鮮酒家:窮L海鮮小聚



十。一,在我眼中,只有清酒節。

與廢青S一同來到千禧新世界酒店,舉辦的清酒節。喝過不少上佳的清酒,吃過出色的關東煮。同場碰見不少朋友,有飲食blogger,有清酒達人,有威士忌之友,甚至是沒見數年,在新聞組認識的朋友。

酒過三巡,是時候找地方晚飯,連同兩位威友,S先生與G先生,加上廢青S,一行四人,不如去佐敦吃小炒?

(等我去襟錢,入去會場買番支酒,帶去開飯,我今日無帶威士忌呀。)我打開銀包,才發覺身無分文,一面迷惘地說。

假期的周末夜,沒有訂位去walk in,是不可能的任務嗎?

走到去莊士廣場樓下,想起金山海鮮酒家,超過六年沒來過。

姑且碰碰運氣,乘坐電梯上七樓,問問經理:(四位有無枱?)

(有,不過要等一陣。)經理說。

酒後吐真言



小寶對我說過,覺得我係一個好relax的人。

我:其實我好急燥的,係妳未見過咋。

真㗎,為咗一個採訪,我真係chur到你暈,係咁催你邊日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