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月31日 星期二

逸東軒:年初四咁樣,米芝蓮一星飲茶聚



一班識於微時,十多年前在newsgroup認識的老朋友,平日各有各忙,沒有太多見面機會,但每逢新年期間,總能抽個時間茶聚。

記得上年原班人馬在海景軒,今年我們的飲茶聚,移師上年剛摘下米芝蓮一星,位於佐敦逸東酒店的中菜廳 - 逸東軒

2017年1月30日 星期一

Alzina Spanish Asador:From Yakitori to Spanish



都說香港的餐飲業,像迴轉壽司一樣貨如輪轉,有些落重本裝修,經營不到數月便結業,屢見不鮮。

尖沙咀赫德道的日式燒鳥店Yayakiya,是這區的夜鬼們宵夜熱點之一,估不到只經營了一年多時間便結業。

不久,由走casual路線的西班牙餐廳 - Alzina Spanish Asador補上,其實,幕後老闆與Yayakiya份屬同一人,即是與大公館同系。

2017年1月29日 星期日

らーめん漁場台風 ・つけめん漁場台風:新年要吃麵



在香港眾多拉麵店之中,台風算是穩打穩紮的實力派,起碼,身邊曾經光顧過的朋友,沒幾個對它說出惡言。

(劍心曾經說荃灣店未到香港一流水準,但算是全港最物超所值的拉麵店。)

兩年前,旺角店開業,命名らーめん漁場台風 ・つけめん漁場台風,我曾在初期到訪過,其拉麵水準甚佳。

相隔差不多兩年,大年初二下班後,由公司步行至旺角,本著到某商場外的夜市掃街,奈何時間太早了。

路過快富街的漁場台風,晚市剛開門營業,見沒有人排隊便走進店,以日本拉麵開年。

2017年1月28日 星期六

海景軒:送猴迎雞大團圓



雞年第一篇文章,祝各位讀者新年快樂,身體健康,日日有食神。

上次出席海景軒 X 香港航空的活動,每位出席者均有機會得到大獎,可惜這些機會。。。。。最後留下一句:

(今年團年飯,嚟呢度補數。)

年廿七的晚上,我與家母,瓜弟,三人來到海景軒團年,再次品嚐我喜愛的中菜總廚,梁輝雄師傅的手藝。

2017年1月27日 星期五

雲陽:吊鍋取暖夜



由尖沙咀美麗華商場,到今日的時代廣場,由雲陽閣雲陽,回想第一次光顧,是十年前。時間好像過得真快,但身邊的人翻了幾翻,曾經是傾得投契,今天已成為生命中的過客,人生就是如此,對這些離離合合,早已處之泰然,畢竟大家都是地球中的一粒微塵而已。

對上一次到訪雲陽是上年三月,除了當時的公關,順便慶祝我生日之外,當晚我犯了一個低級錯誤,就是沒有帶相機。

好了,今次再訪,前一晚先把相機放進背囊,才心息。對於飲食部落客/專欄作家來說,相機是必定要跟身的武器。

2017年1月25日 星期三

Cafe Roma:青馬大橋下的羅馬假期



很多人覺得入馬灣是艱難的任務,其實只是一水隔天涯的錯覺,由葵芳新都會乘坐巴士只須15分鐘便到。青馬大橋下的Cafe Roma,安然度過數個寒暑,餐廳顧問兼FINDS主廚Jaakko Sorsa,最近剛為餐廳轉了餐單,趁不用上班的下午就與朋友來試菜。

2017年1月24日 星期二

Tap The Ale Project:邪惡的黃金薯條



早前在窮L飯局認識了政治立場相近,樣貌娟好但已為人婦,從事藝術工作的真文青Y,上個月同檯食飯,赫見她鬼鬼祟祟,在檯底拿瓶健力士出來飲。

(我鐘意飲健力士㗎!)Y說。

喜歡喝健力士的女生,骨子裡應該幾豪邁。

(唔好成日飲健力士喇,約妳happy hour,帶妳飲精釀啤啦。)我打蛇隨棍上。

某個周五晚上,我們在旺角黑布街的Tap The Ale Project再見。

2017年1月23日 星期一

帝京軒:團年愛撈起



身為飲食部落客兼專欄作家,挨年近晚是最忙的時間,我說的,是肚皮。

除了與家人,朋友團年之外,還有各大酒店公關約食飯,以答謝過往一年的支持,像這天中午,應帝京酒店之邀,在帝京軒吃一餐團年飯。

上次在此吃過大閘蟹宴,不久,便傳出太湖大閘蟹受污染的消息,為保險之計,酒店即時腰斬大閘蟹推廣。本來寫好的文章,最終未能出街,心有愧。

2017年1月22日 星期日

UberEATS的三多雞髀



三多的雞髀,由大埔的小店開始,發展到在其他區連開分店,可說是一個飲食界的奇跡。

上星期我在UberEATS的文章提到,三多成為UberEATS最熱門的食店,很多朋友試過憑它來叫三多的炸髀,雖然運送需時,但風味不減。

為了美味的炸雞髀,等多一會,付多一點也在所不惜,包括$20服務費。

這天公司飯堂的餸菜繼續不合我口味,唯有投靠UberEATS,不如,叫隻雞髀咬下?

2017年1月21日 星期六

GAGAHOHO 家家戶戶:善良的韓國料理



早前路過金巴利街,見到有間韓國料理門外,貼上部隊鍋的介紹,寫明是傳說部隊鍋,我心想:(部隊鍋有幾撚傳說?)

哈韓的年青人,一窩蜂走去吃炸雞,部隊鍋,後者明明是韓國垃圾食物,正所謂物離鄉貴,賣到二百多元一鍋,班哈韓男女依然照食可也,總之韓國人放篤屁都特別香,恕我不懂欣賞。

同一條街,有間走傳統路線的家家戶戶,風頭明顯不及那些新派韓國料理,但長做長有,踏入今年已經是第八年。

2017年1月20日 星期五

洲際酒店大堂酒廊:霧裡霧裡的余均益歲月



上年join了ICHK(洲際酒店餐飲會藉),差不多去勻酒店內所有餐廳,唯獨是Lobby Lounge。

也許是曾經留下過甜蜜回憶,重遊舊地恐怕觸景傷情。

當然,只是說說笑,所有悲傷一早放下,現今舊事重提,份屬笑話一則。

闊別差不多七年,再次坐在開揚的落地大玻璃前,遙望著濃霧飄飄的維港,與數位朋友來歡樂時光。

2017年1月19日 星期四

隠家拉麵工場:五周年之屋台懷石沾麵



五年前,拉麵陳Meter Chan離開了自己創立的豚王,走到去有劣食天堂之稱的西九龍中心,與明將壽司同一屋簷下,開設全港第一間沾麵專門店 - 隠家拉麵工場,此舉可說是前無古人。

當時,我在試業頭兩日慕名而來,是我的沾麵初體驗,感覺真的不錯。後來隠家成為了人氣熱店,直到今天,每逢晚市,店外依然有不少人等候入座。

五年之間,拉麵陳的發展,相信不用再花太多時間去解釋,我真心喜歡混亂拉麵的二郎系,俺之沾麵有青出於藍之勢,鰹の一滴直頭心思思想再去多次,只是我沒有時間。海老名去過一次,印象不錯,宗像屋的海鮮丼,我曾在自己的報章專欄上大讚,可是與鰹の一滴的情況一樣,沒有時間再去。

隠家,在初訪的數個月後再來一次,就是帶當時的女朋友來吃沾麵。自此,一別四年多,於隠家五周年之際,終於再踏足西九龍中心蘋果商場。

今次目的,是試其五周年限定,屋台懷石沾麵。

2017年1月18日 星期三

燈神飯局之吃掉一頭濟州牛




上兩個星期有幸受蕭若元先生之邀請,與數位城中猛人在灣仔的阿里朗飯局,享受了一頓豐富的全韓牛宴。

2017年1月17日 星期二

大澳一人掃街遊



上星期,本來計劃外遊,但是我上司只批了三天假期給我,忘記給我多一天,唔。。。既然去不成越南,去台南/高雄啦。

誰不知,在我準備訂機票之前,收到某年青女公關邀請,試她任職酒店剛改良過的Sunday brunch。既然如此,不如留港。

在這三天假,重拾了高掛多時的跑鞋,沿路想了很多,對於今年的路向漸趨清晰。

好像很久沒去過大澳?咦?不是上年秋天,曾到過那間文物酒店,吃過BBQ自助餐嗎?

那次是來去匆匆,而且是晚上,匆匆地吃了一頓BBQ,匆匆的走。

如果數到上次大澳行,要數到四年多前,今次一個人重遊舊地,完全沒有計劃,純屬即慶,反正我想找個地方靜一靜。

2017年1月16日 星期一

炸理滷味:在魚蛋檔隔離立食香港料理



最近出現了不少大玩粗口諧音的食店/酒吧,未光顧先贏sound bite,作為香港人,見到這些名字,無論你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玉女,或者是MK系男女,總會忍不住偷笑。

以下介紹的一間,個多星期前才開始試業,地點在旺角九反之地砵蘭街,主打炸物與滷水的料理。

它的名字,叫炸理滷味

2017年1月15日 星期日

龍過雞年之UberEATS盤菜宴



剛過去的聖誕節晚上,從事服務性行業的我,當然要上班,時間由下午兩點半到晚上十一點半。

朋友們總覺得我這類人,大時大節斷六親,普天同慶沒有我份,不過,這種生活我早已習慣,唯有在工作之中尋找一點點樂趣,沾上點點節日氣氛。

那個晚上,我首次用UberEATS叫餐,公司在尖沙咀,一打開個APP,選擇甚多,名單上有中菜如新斗記北京老家,混血西餐小酒窩,中價西餐如Habitu等等。。

最後,在Habitu叫餐,新鮮人更可享有折扣優惠,而且免運送費用。

由落單至外賣到手,不用半小時,可能我選擇的餐廳,與我任職的公司相近。我點了薄餅,烤雞,龍蝦意粉,與兩位下屬一同分享,逗他們開心,自己也開心。

上星期,有幸受邀上到UBER的寫字樓,與其他部落客,圍著盤菜取暖。

2017年1月14日 星期六

一個味道一個故事:假手於人餐蛋麵



明明係可以自己整,但又甘於比錢人賺,這就是餐蛋麵。

一切,由中學時期,坐渡海小輪到離島,參加班會旅行開始。

根本毫無章法可言,麵可以自己煮,蛋可以自己煎,午餐肉亦然,怎難到堂堂一個中學生?可是,有時候想吃,就想吃,尤其是你不在家,忽然想起餐蛋麵,直接在銀包拿出十元八塊,簡單直接。

2017年1月12日 星期四

軒尼詩x利苑 = 港滋味



講到香港的農曆新年,大家會想到甚麼?用干邑調雞尾酒Crossover盆菜的配對想過未?

近年銳意年輕化的軒尼詩干邑創意停不了,以干邑來調配的應節雞尾酒,與利苑來個不一樣的港滋味。軒尼詩隆重其事,邀請了香港著名調酒師Antonio Lai,以傳統農曆新年為主題去創作「一家團圓」、「金銀滿屋」及「步步高陞」3款雞尾酒,配搭賣相與氣勢磅礡的新春發財好市盆菜。

2017年1月11日 星期三

The Joomak:冬日暖流



PSY的一記《江南Style》,令全世界都認識了這個位於韓國首爾的行政區。上年由江南進軍過來尖沙咀LCX的韓國餐廳The Joomak,走創作路線,全因創辦人Steve Lee將其國際視野放在韓國菜身上。短短12年,由江南發展至東南亞連開分店。

2017年1月10日 星期二

Cafe Kool:婆羅洲自助餐



出來部落客圈子打滾了數年,由寫blog進化玩票性質的專欄作家,這幾年來,接觸過無數行家/公關,有些萍水相逢,有些見得幾多,但沒甚交情,彼此的關係只限工作而已。有些是可以有進一步交往。。。。。我說的是做個朋友,不談工作,只談風月,雖然我在某些人眼中,是麻煩一族,不太願與我打交道,但是亦有不少跟我熟絡,當然,美女有絕對優先權!!

九龍香格里拉酒店的C,是其中一位,我笑說她的氣質像桂綸鎂,結果惹來東施效颦,人人叫她小鎂。

上星期,她約我到酒店的Cafe Kool,試最新一期推廣的自助餐。今次的主題,是婆羅洲。

2017年1月9日 星期一

No Milkshake No Life:撫今追奶昔



如果有看過電影Trainspotting,或許會對Renton與Spud,兩個人飲一杯奶昔的場面,有點印象。近年到蘇格蘭旅行,竟沒想到尋找當年Trainspotting的路線圖!

想實行非易事,始終我是一個人獨遊,想找個朋友陪你癲,陪你在Princes Street奔跑,陪你飲奶昔,難了。

就算在香港,飲奶昔,都是一個人,放假的下午,走到來西環山道,No Milkshake No Life,純粹借個位,聽聽歌,看看書,飲杯奶昔。

2017年1月8日 星期日

軟橋米苔目:鴨寮街的米苔目



上星期與E小姐吃罷混亂拉麵,路過鴨寮街,赫見有一間專門賣米苔目的小店,名叫軟橋米苔目

數年前在台北中山區的高家莊宵夜,一碗簡單不過的米苔目,顯出簡約之美,配以燒豬腸同吃,消費低廉卻令人回味。

以前香港有間米苔目專門店,位置在旺角黑布街,外間的評價麻麻,捱了不久便結業,莫非香港對這個台灣地道美食的興趣一般?

站在門外,看似是老闆娘的女仕,見我左望右望,便向我介紹一下。

我:(啱啱食咗飯,下次先嚟!)

數天後,在沒有約會的黃昏,獨自走過來。

2017年1月7日 星期六

一個味道一個故事:鬼佬常餐之All day breakfast



加點茄汁豆,由常餐改名為All day breakfast,巧名立目加價至$120,本來水靜鵝飛的茶餐廳,即時起死回生。惹來那些飲食雜誌爭相報導,食客蜂擁而至,邊吃邊打卡邊稱:(隱世all day breakfast,巧巧味!)

(以上是我看過某Facebook畫家專頁最近的帖子,有感而發,如有雷同,實屬不幸)

借這個故事來批判一些只懂追潮流,不懂吃的港男港女,自然惹來大量網民叫好。當然,亦有不少人對號入座,向樓主作出反擊。

All day breakfast,全天候早餐,現今是香港大大小小Cafe,餐牌上必定要有的item。

2017年1月5日 星期四

うまい鮨勘:築地壽司在海港城



吃罷不甚滿意的細蓉,心靈上與肚皮上皆空虛,趁時間尚早,大軍未壓境,溝貨去也。

過了對面,新開不久,由日本築地市場開過來的壽司店,うまい鮨勘

香港店的背景,與灣仔碼頭的山貴水產同出一徹。出奇的是,挾著名氣而來,臨近黃昏時段,無須排隊等候入座,餐廳裡面仍有大量空位。

剛剛開業之時,曾經以特惠價酬賓,那時候我沒有空,慨嘆機會不是屬於我的。

2017年1月4日 星期三

Dining at Murasaki:紫色夢幻Omakase





常言道只須做得好,何須執着傳統與Fusion?作為愛吃之人,若然將自己鎖在某個框框裏,恐怕只會失去更多。

上個月在銅鑼灣信和廣場開業的法日料理Dining at Murasaki,以紫色為主題,主打Omakase餐單。


2017年1月3日 星期二

Yagura:$188 的平價御節料理



今年元旦,本來想在當日早上,到九龍香格里拉灘萬,以御節料理來開始新一年。

可惜,我要上班,又錯過了開運之大好時機,作為從事服務性行業的人,大時大節要上班,食得鹹魚抵得喝,二十年來戎兵生涯,早已習慣。

不久,在友人K先生的Instagram,看到他分享一張照片,是御節料理。

"$188一客,份量非常之大,整個一月都有!"

我即刻留言X他:(咁近我公司,做咩唔叫埋我一齊?)

看圖索驥,來到佐敦逸東酒店,地庫的日本料理 - Yagura

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

神戶食堂:空姐牛肉飯



踏入2017年之前,也曾為計劃過個人網誌,來年的動向。我想到兩個問題:第一,應否減產?第二,可否將自己的風格清晰化?

有關第一個問題,計劃每個月出十多篇左右,以免出得太密而吃不消。思前想後,還是順其自然,照現有的步速進發。吃過就寫成一千幾百字,分享給大家。

第二個問題喇,就是應否專攻中上級數餐廳?街坊小店出張相便算?

凡事要兩面睇,如果你想受到高級餐廳/酒店的公關青睞,邀請你去試菜,只寫這類餐廳的文章,那就無可厚非。相反寫得小店太多,公關們便嫌棄你形象太地踎,無論你有人氣,都不會打你主意。

以上是當前的現實情況,我blogger圈子之內,兩邊都有這些blogger存在。

作為讀者,追看部落客的文章,無非是貪其夠真。假如他日我只寫堅離地的餐廳食評,豈不是與最初寫文的原意違背?

當初我在Openrice,連魚蛋,牛雜都可以花數百字去形容,開設個人網址後,依然莫忘初心,堅持信念,又不見我被DQ?

既然我說得這番話,2017,一切照舊。今日為大家介紹的,位於西九龍中心的美食廣場裡面,一間賣牛丼的檔口。

2017年1月1日 星期日

麥奀雲吞麵世家:細蓉在海港城



大除夕的下午,要到海港城買點東西,近年它的蝗味越來越濃厚,相比廿多年前的型人必備熱點,好像是兩個世界。

假期前夕,賓墟場面是預計之內,趁未去到最熱鬧的時候,先吃點東西才回家。

一個人,想吃漢堡包,BLT門外排餐死。想吃拉麵,對那間拉麵店沒有信心,想吃個龍蝦包,Dalloyau坐無虛席。

赫見雲吞麵店老字號,麥奀記,在海港城插旗,店外還擺放了不少花籃,相信是新開不久。

原來是大除夕當日中午開幕,雖然我堅持麥奀記只有中環老店才能去,其他的分店根本不夠水準。但是有緣路過,反正也要吃點東西,就姑且來個海港城麥奀頭啖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