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8月17日 星期四

阿姆斯特丹:米芝蓮推介的摩登歐陸風@Envy



人在外地,一個人上西餐廳,其實沒有甚麼大不了,有說美食家的生活是孤獨,(雖然我距離美食家的level還有一大段距離)但我一早習慣這種生活,無須去遷就別人的口味/銀包,喜歡吃甚麼就吃甚麼。

只是有些餐廳,不接受一個人網上訂位,例如倫敦的The Ledbury、Hyde Park文華酒店的The Dinner by Heston Blumenthal,想去的話就要找個伴,看來下年我要請個倫敦朋友一起去,兼還我多年來的心願。

在阿姆斯特丹的第二晚,出發之前做好功課,已在網上預訂了一間當地米芝蓮推介,名叫Envy的餐廳晚飯。

2017年8月16日 星期三

MOTT 32:公館大飲茶



自從前年年尾與一大班朋友在MOTT 32飯敘之後,已有一年半時間沒有踏足過渣打銀行總行地庫,上月某個下午,美女朋友相約在此午飯,我當然沒有推辭的理由,反正我也想與飯店主廚李文星師傅見個面。

2017年8月15日 星期二

海連茶樓:大叔遇上師奶淫得很



小時候不喜歡去的地方,往往成為了長大之後生活的一部份。

以前跟家人去過一間位於長沙灣青山道,近昌華街的舊式茶樓,地下濕笠笠,四圍的茶客不是阿伯就是阿叔,鮮有年青人面孔出現,那時心想:(食完好走喇。)

當時代巨輪不斷壓碎老店,卻令人懷念舊式茶樓的風味,明知道出品也許不及,但這種草根的飲茶氣氛,已經買少見少。像近年的油麻地得如,深水埗信興,這兩間老牌茶樓先後結業,新舊交替難免會有所犧牲,世事是否一定如此?

早前看到友人K先生,在其Facebook分享一間在荃灣屋邨內的茶樓,他大讚這裡的點心。

我是因為見到有鮮蝦銀針粉而來,這就是福來邨的海連茶樓

2017年8月14日 星期一

鮨蕾:在銅鑼灣賞櫻



高級日本壽司店蔚然成風,近年多了不少機會,坐在壽司吧前等候師傅發落,上星期到訪過銅鑼灣V Point廿二樓,新開業的鮨蕾,品嚐了一頓不錯的晚餐。

2017年8月13日 星期日

The Drunken Pot 酒鍋:吃得荽中荽,方為大丈夫



甲之熊掌,乙之砒霜,你喜歡的,可能是我很討厭。

正如你是榴槤友,我聞到陣味都要閉氣。

我是芫荽狂人,小時候已經很喜歡喝芫荽魚片湯,養成了無芫荽不歡的習慣,無論吃麵線,麻辣米線,芫荽皮蛋湯,可以的話,我會要求加多一點芫荽。

那些接受不到芫荽的朋友,見到我一副荽樣,也許會打個冷震。

尖沙咀的酒鍋已到訪過幾次,不過今年仍未去過。

剛剛推出的新品,巨無霸芫荽鍋,正中我下懷,既然M小姐盛意拳拳約我打邊爐,我怎能藉詞推塘?

2017年8月12日 星期六

沙田18:新廚上任一把火




差不多有一年時間,沒來過沙田凱悅酒店沙田18,對上一餐的賽後報告,竟成為我在足球雜誌專欄的最後一篇文章。

這晚再來酒店的四樓,一切變得不一樣,原有的總廚倪康健師傅,較早前解甲歸田,享受人生去,現今由本來掌管宴會,由酒店開業服務至今的何師傅,接任大廚一職。

略略聽聞過何師傅的風格,與倪師傅有點不同,希望藉著這晚的傳媒飯局,從而得到答案。

樂面牛屋:給我兩碗台灣牛肉麵



月前寫過一篇文,有關銅鑼灣的台灣餐廳 - 台南阿豆仔,對於貴台灣差不多四倍的鹵肉飯,我是有點意見。

物離鄉貴的道理大家都明白,但同一個鹵肉飯,香港賣貴差不多四倍,而兩地的生活指數,相差三份一,不是三倍。

所以我充滿疑問。

有讀者留言:(同區有間樂面牛屋,水準不錯,可以去試試。)

就在以前頗靜,今日頗旺的希雲街,與禮頓道交界,同樣主打台灣菜,以牛肉麵做主角。

2017年8月10日 星期四

ANA Sushi:元朗和風新形點



自從YOHO出現之後,元朗的餐飲文化漸漸地起革命,由以往區內的小店,港式日本料理,變成今日另一個中高級餐廳的戰場。區內的高級壽司店,鐵板燒開完一間又一間,YOHO形點點亦惹來各大餐飲集團垂涎,統統走過來開分店。

上年秋季才到訪過又一城的ANA GURA,相隔差不多一年,來到YOHO新開不久,同集團的ANA Sushi

2017年8月9日 星期三

Casa Lisboa:葡菜成熟時



曾經在其他文章提及過,葡萄牙菜在香港一向不成氣候,多年來葡萄牙餐廳在香港來去匆匆,與鄰國西班牙菜相比,葡國菜只是少數民族。

在中環LKF Tower數年的Casa Lisboa早前結業,心想香港這個國際都會,連區區一間葡國菜也容不下?

原來只是虛驚一場,Casa Lisboa剛在上月復業,位置在舊店不遠處的雲咸街巴力大廈。

2017年8月8日 星期二

雞匠:匠心海南雞飯



尖沙咀金巴利道尾,達人包車隔離的雞匠,開業只是個多月,雖然在我任職公司附近,但一直沒為意。

就是看過某朋友的Facebook,大讚這裡的海南雞飯,更不惜工本以Le Creuset餐具示人。

最近到訪過三次,都是在中午時份,試後覺得是小店大功夫,臥虎藏龍之輩。

2017年8月7日 星期一

馬來一菜館Café Malacca:五年之癢




五年前兩訪西環的馬來一菜館,一次是與時任瓜女友撐檯腳,一次是公關邀請試菜。

出奇地,公關飯的水準不似如期,總括兩次經驗,最可取是亞參叻沙,海南雞飯也有水準,其他的總是欠缺一點點,因為酒店較注重衛生,所以沒有螄蚶,以我過往經驗來看,沒有螄蚶的叻沙,打個七折。

相隔經年,現任酒店公關是我的朋友,剛履新不久,得知我之前在此的經驗一般,想邀請我再來一試,看看五年後的今天,水準有沒有分別。

2017年8月6日 星期日

東歐餐廳 Ivan The Kozak:新地點,舊作風



以前曾到訪過中環閣麟街,全港唯一一間烏克蘭餐廳 - Ivan The Kozak數次,除了經濟實惠,菜式水準不錯之外,老闆非常好客,有次他邀請我進入餐廳的冰庫,穿著大衣喝伏特加。

年前因為原址重建的關係,搬到同區的巴力大廈繼續營業。

這晚與數位政治界朋友晚飯,本來想吃四川菜,最後卻突然想起這裡。

2017年8月3日 星期四

Seasons by Olivier Elzer:季節六重奏



3年前Seasons by Olivier E.剛開業時曾慕名而來,對其番茄與雪糕的組合、海螫蝦配Masala烹調紅米飯留下深刻印象。不久餐廳拿下米芝蓮一星榮譽,上星期我與友人再度到訪,目的是要一嚐大廚Olivier Elzer為夏季推出的6道菜餐單。

2017年8月2日 星期三

Oyster & Wine Bar:巴黎令我多麼入神,香檳彷彿四邊激射



當時還是一個初中生的我,全靠張國榮,令我知道日落巴黎是如何的悽美。

全靠林憶蓮,才知道微雨撲巴黎的感覺,最迷人卻是這流動著雨遮。

當然,還有香檳,未去巴黎之前,以上是我對這個地方的一些幻想。

年前終於有機會踏足花都,與自己喜歡的人,喝著Perrier-Jouët香檳,輕談淺唱,的確令我多麼入神。

這個風和日麗的星期日中午,坐在尖沙咀喜來登酒店最高層的Oyster Wine and Bar,美妙的香檳氣泡,酒不醉人自然沉醉在美好的Sunday Brunch時光。

2017年8月1日 星期二

樂景快餐店:足球與漢堡包




十年前錯過了高手雲集的桌球賽,當月前得知香港舉辦世界香港桌球大師賽,有我們的傅家俊之外,還有當今世界第一沙比、近年冒起甚速的卓林普、墨爾本機器羅拔臣、當然不少得火箭奧蘇利雲。

機不可失,一早拿定假期,可是門票實在不多,開售頭兩個小時,只剩下第一天最便宜的位置。。。

最終只能看第一天比賽,總算目睹傅家俊反敗為勝。

頭場與尾場之間,有兩個多小時空檔,於是抽身到書展一看,買了本書,回到場館附近,吃點東西才進場。

很久沒到過樂景快餐店,大約也有十年光景吧。記得上次我給予他們的評價,只是不過不失,大家同樣賣老香港風味漢堡包,但水準不及紅磡時新